畅销书十年回顾:小说,多元化的时代主题引导畅销走向

来源:北京来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作者:薛蕾 2010-06-03



    多元主题锁定不同读者群体
    尽管小说是虚构出来的故事,但是作者的创作灵感却直接来源于现实生活,并且往往最是那些贴近生活的小说才最能打动读者。近十年来,针对社会发展变迁中遇到的不同社会现象,我们往往都能够在小说类榜单中找到类似的故事,小说的主题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这也有利于满足读者的不同阅读需求。
    仔细梳理十年来的小说类畅销书,可以发现“官场小说”以及贴近生活的“职场小说”、“家庭小说”成为许多作家的话题。从早期1999年王跃文的《国画》,到2002年陆天明的《省委书记:K省纪事》、到2007年王晓方的《驻京办主任》等等,这类官场小说既微妙的刻画出为官之道,又在深层次中揭露出“腐败”这一为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不仅是官场,描述职场和商场的小说也在近年来崭露头角,从2005年《圈子圈套》到2006《输赢》,再到如今的《杜拉拉升职记》和《浮沉》等,这些描述职场争斗的小说可以说都有着现实生活的原型,有些作品取得成功的秘诀就在于不脱离现实,这样才能更贴近读者,引起读者的共鸣。比教材好看,比其他题材小说有用,可能正是这类作品的特点,同时满足了读者休闲娱乐和实用的双重需求。当然不仅仅是与工作相关的主题热销,与生活相关的小说同样受到了读者的关注,婚姻生活成为了许多女性作家常用的小说题材,王海鸰可以算是典型代表,从1998年的《牵手》、到2004年的《中国式离婚》及《新结婚时代》,无不生动刻画了现代人婚姻生活中遇到的种种困惑。
    此外,近两年兴起的奇幻、悬疑类小说尽管与现实生活有着较大的距离,但并不妨碍其受到读者的追捧。2002年热映的《指环王》系列电影在一定程度上也催生了国内作者对于此类题材的创作激情,2005年奇幻武侠“诛仙”和蔡骏的“心理悬疑”系列,2006年和2007年的盗墓小说,再到2008年的“藏地密码”等等,都有着相似之处。这一现象也可以给出版人带来很多启发。在欧美图书市场中,悬疑侦探小说一向是虚构类图书的销售热门,拥有稳定的读者群,这可能正是因为这类图书满足了人们在平淡生活之外对惊险刺激的需求,但奇怪的是国外引进版的悬疑侦探小说并不容易在中国市场上获得成功,也许这类作品并不符合中国读者的胃口,但绝不是说中国的读者对于虚构世界中的惊险刺激没有兴趣。相当于“洋悬疑”的水土不服,国内原创的此类小说通过和中国民间传统文化的一些元素紧密结合,“风水”、“盗墓”等都是中国读者所熟悉的因素,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特点,此类小说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国内读者的欢迎。这也进一步反映出在大众文化消费走向休闲娱乐化的今天,读者的口味对于小说能否畅销的重大影响。

    名家作品、获奖作品市场号召力依然不俗
    上文中不断提到多媒体时代下,小说的创作走向多元化、读者走向细分化,但是名家和奖项的市场号召力却依然不俗。一些为读者所熟知的作家,如余华、王朔、毕淑敏、池莉等等,其新作总被万众期待。此外,诺贝尔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也成为了小说畅销的关键因素,《钢琴教师》、《我的名字叫红》、《秦腔》、《暗算》等等,在图书品种大量堆积、难免重复的时代里,选书难已经代替买书难成为读者的困惑,而名家和奖项则成为了小说内容品质的保证。当然,更是有一些经典作品已经成为了零售市场中的常销书,其代表就是《围城》、《挪威的森林》、《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从2003年开始,这三部作品就一直保持在小说类榜单的前50名。

    引进版畅销书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读者与外国小说的接触仅限于经典的名家名著,近十年来,随着书业与国外交流的增多,越来越多的外国畅销作品在短时间内就被引进与读者见面,登上外国畅销书榜的小说往往也很快能够占据开卷全国畅销书榜的位置。外国小说进入开卷小说类榜单排名的前列可以从2002年“魔戒”系列的热销开始,同年,韩国小说也在国内图书市场掀起了一阵旋风,《我的野蛮女友》和《蓝色生死恋》的流行带动了同名小说的热销。一时间,小说类市场中一方是超级畅销的欧美小说,以2004年和2005年的《达·芬奇密码》为代表;一方则是韩流旋风入侵,出现了大量的类似作品。几年的市场经验表明,大量跟风的作品仅能在短期内获得一定的收益,很快就会被读者所厌倦,这两年韩国小说在榜单上的销声匿迹就是最好的证明,而相反《追风筝的人》、《大象的眼泪》等书则因为内容的独创性和出版者专业的营销推广而一直常留榜单。









上一页1 2 3 下一页